海波:死不了的文化,我恨你!

栏目:国际 来源:华夏艺术网 时间:2019-11-06



新年快乐,请多关注


海波/文

海波(摄于2017年)

作者简介:海波,作家。真名李世旺,1952年生,陕西省延川县人,毕业于西北大学作家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延川县剧团编剧,青海省大型文学期刊《现代人》编辑,西安电影制片厂宣传处干事、短片部总编辑、文学部编辑,公安部主管的《道路交通管理》杂志编辑。曾获“庄重文学奖”、“冰心散文奖”。


笔者曾到陕西延川学习,与海波老师相识聊天。海波老师是著名作家路遥的好朋友,路遥故居展示的路遥来往信件中,很多是给海波先生的。

转载文章,已经海波老师同意。

路遥故居展示的路遥给海波的信件

按:这是临近春节,著名作家海波发的朋友圈,对文化的感叹。海波善于从普通日常中思考生活、思考文化,值得学习。


正文:

又过春节,又擦玻璃,又炸油糕,照例又和老伴吵架,一年为此吵一次。现在发在微信上请大家评个公道。

一、我不吃炸的东西,老伴不能吃油炸的东西,孩子们看也不想看油炸的东西,还有我有鼻炎加咽炎,不能闻油炸的味,一闻就得半天干呕,可老伴还有炸,为什么?为过年,老辈人留下的。

二、擦玻璃。楼房三面窗,皆玻璃,要擦。我说请个人擦,老伴嫌费钱,非得自己擦。我说:这么大年纪了,万一跌个骨折,那里多那里少?人家不听我没法子,只好任之。就这还不行,她一边擦,一边抱怨我:“除了吃饭,屁事不顶”,遇到边角还得叫我,我只好过去。此时,我一肚子气,她一肚子气,针尖对麦芒,一个眼色错位就会吵起来。我很窝火,很委屈,很生气,很想找个东西痛打一气;她好像也类似,甚至更激烈,因为我听见她藏在卫生间里低声格囔说:“多亏是个人,是个猪呀羊呀,我一刀子就———”。

更可气的是,我住的这个小区,她的朋友多,那伙全老“徐娘”知道这事后,全怪我太过份,夸我老伴是个过光景人,好像我是个二流子。怪了,我一生忙碌,“睡梦中还有喊杀声”,怎么成了二流子了呢?

后来一想,这就是我所受益过、赞扬过、沐浴过文化的奇怪面,这种文化有它的光摸着、光鲜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我自倒运,一到过春节就被这块黑云遮挡了,看来这辈子逃不出这个阴影了。

大家觉得我的想法对吗?请积极参与讨论,说对了的(以我的看法为标准答案),奖励一片油糕!





对了,

关注本公众号,

请长安下面图片并识别,

谢谢。

觉得好看,请点这里↓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