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最神秘的古老巫术——萨满文化

栏目:国际 来源:金融头条网 时间:2019-07-17
东北最神秘的古老巫术——萨满文化

说到萨满,很多人都会以为这是外国人对巫师的称呼,不有个《魔兽世界》,里面有个英雄就叫暗影萨满么。

实际上,萨满是咱们中国的老词了。

东北的萨满巫教,发源的时间,甚至早于佛教和道教。

传说萨满巫教的首领是女娲娘娘。

以前只要会东北巫术的人,都叫萨满。

但现在区分得很仔细,只有会利用萨满巫教正统巫术来驱鬼的人,才叫萨满。

萨满在阴人里,地位很重要,会的阴术也是极其厉害的,当然,他们的要价也比较高。

我待会要见的萨满金牙,就是一个非常财迷的人。

我带着三女找到了小区12栋,坐电梯到了顶层34层。

这一层在平顶上又加了一层,改成了一个复式楼。

我按了按门铃。

门打开,走出一个穿着很土豪的中年人。

他穿着阿玛尼的西服,脖子上挂着一根小指粗的金链子,华伦天奴的衬衫,弓腰驼背,身材中等,一间面,地道的北京腔调就甩出来了:哎哟喂,我说是哪位金主上门呢,原来是小李爷!请!

大金牙咧着嘴,痴痴的笑,牙齿上,两枚黄金大虎牙闪闪发光。

北京那边称呼熟悉的人喜欢在后面加个“爷”字,我也冲大金牙一抱拳:金爷,有活儿上门了。

“那我还能不知道您,您这一上门,我就来财,哎哟,你可是我的摇钱树啊。”大金牙把我们几人都让了进来。

进了门,我也不废话了,说明了成妍身上的问题,要请大金牙出山。

这一说到正事,大金牙就开始装孙子了,他架起了二郎腿,叼着一根雪茄烟,眼睛迷瞪迷瞪的,说这出山自然不难办,但是……。

他食指和中指捻了捻,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钱吧。

“说吧,这次多少?”我询价。

大金牙望着天花板,嚣张的扣着鼻屎:上次是多少来着?六万吧?这次价格得涨涨了,这阴事是越来越少了,咱们钱是越来越难赚了,再少点,只怕养家糊口也难喽。

我瞧这大金牙是装逼呢,你一个光棍,没老婆没孩子,住复式楼开宝马,还养什么家,糊什么口?摆明了就是想多要点钱,这个财迷大金牙!

我心里恨得有些牙痒,可既然大金牙要价了,我就得问问黄馨和成妍接受得了不啊。

“你们觉得价钱怎么样?”我问黄馨和成妍。

黄馨她其实也是财迷,路上什么都省吃俭用,但她对成妍大方,张手就说钱没问题,问题是能不能治好成妍。

大金牙听到钱没问题,立马乐得直拍大腿:“哎哟喂,这大小姐,正儿八经的千金范儿,得了,治病救人的事包在我身上了,对了,我给你们洗点水果去。”

说完,大金牙兴冲冲的跑到了厨房忙活。

我真恨不得在他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地板上吐口唾沫,这孙子,价格不谈好水果都不给吃。

趁大金牙洗水果的空档,成妍对房间里什么都好奇,到处转着看着,竹英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就只有黄馨跟我唠嗑。

她问我为什么大金牙是哈尔滨人却一口北京腔!

我说大金牙这些年做了不小的买卖,主要跑的就是潘家园古玩市场,养出来一股子地道的京腔。

我没跟黄馨说大金牙到底做的是什么生意,其实说来也不光彩,大金牙做的是“穿山甲”的行当。

没成想我给大金牙攒着面子,这孙子倒挺不要脸,在厨房里面大声嚷嚷:唉!那个小李爷,你跟千金大小姐白话白话我做摸金校尉的光荣事迹,让她也知道我是一个敞亮人!

我呸,大金牙,你他妈还能要点脸吗?什么狗屁的摸金校尉,你丫充其量就是一掌锅,那些穿山甲盗墓,你也就是在旁边白话白话的水平,吹什么牛啊?

我心里骂声连天,而明面上我就装没听见大金牙的话。

可黄馨听了大金牙的话,眼睛明亮了许多。

她也准备张口问我问题。

就在这时,成妍突然“啊”的一声惨叫。

我和黄馨望过去,发现成妍的脸上,多了一团黑气,整个人的眼神都变了。

她的嘴里,发出了男人一样的声音:大金牙,大金牙,我的米呢!我的米呢!

“你他妈是不是找死啊?今天的米呢?”

“大金牙,你别活腻歪了,赶紧给我准备米。”

成妍的嘴里,至少同时发出了三四个男人的声音。

黄馨被吓得脸煞白。

大金牙也冲出了厨房,一拍大腿,嚷嚷起来:哎哟喂,我的姑奶奶唉,你怎么乱动我东西啊!

他伸手拿出了一个牛铃,摇晃了一声,念叨起来:山水有相逢,后会总有期,今天米不在,明天你再来,三位爷,吃米的吃米,可别遭了报应啊!

他一边念叨一边摇铃。

成妍的嘴里依然发着男人的声音。

“不出去,不出去,米也吃不上米,这人身体里的阳气滋润,可真是舒服。”

“怕什么报应,我们本来就是孤魂野鬼的,不出去。”

“唠叨什么,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大金牙对成妍苦苦哀求:三位爷,今天照顾不周,你们看在咱的缘分上,出来?

成妍依然喋喋不休,嘴里说“不出来”。

这会儿竹英的火气上来了,反手抓起了桌上的水果刀,说你们三个再不出来,姑奶奶一刀剁了你们,说着,她掏出了一个葫芦,葫芦里面装的是狐血。

养狐人用狐血泼在刀上,可以斩鬼。

大金牙一闻这血味,立马觉得不对劲了,他对竹英说:我说你一进来浑身带着狐狸骚味呢,原来是养狐人,三位爷,还不出来,养狐人可就不客气了。

这么一说,成妍附身的东西,才不情不愿的出来,化作了三道黑气,钻入到成妍面前的一个木桶里。

黄馨问我成妍有事没有。

我说没事,无非是三个小米鬼而已,翻不了天,他们要是敢兴风作浪,竹英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时成妍也醒过神了,问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说还能发生什么,你乱动人家的东西,碰着大金牙豢养的“米鬼”了。

其实大金牙这个家伙,老是喜欢搞一些邪门东西,就说成妍面前的木桶,叫米桶,里面塞满了“小米”,专门养一种吃小米的鬼,一共养了三只。

刚才成妍因为好奇,乱翻乱碰,结果打开了米桶,把里面豢养的三只米鬼给放出来了。

大金牙连忙封好了米桶,求爷爷告奶奶的对成妍说:姑奶奶,你就别乱我家东西了,我家东西那都是有说头的,你乱碰这些东西,沾惹上什么不正当的玩意儿,谁负责哦。

成妍有些无语,她无辜的看着我,好像再说:怎么这些人都神神怪怪的,家里的东西也是神神怪怪的。

我拍了拍成妍的肩膀,让她老实点,顺带我跟她说:如果东北阴人不神神怪怪的,能叫阴人吗?

大金牙宝贝似的捧着米桶,不停的念叨着什么,似乎在安抚他的宝贝米鬼。

我问大金牙什么时候能够给成妍瞧瞧附身阴魂?

大金牙头也不回,很不爽的说:小李爷啊,你今儿个过来,是纯粹消遣我吧?这成妍姑娘的身体里,哪儿来的阴魂?她一健康得不得了的小姑娘!哎哟喂,您老跑这么远来消遣我,受累!

官场故事:“二号首长”领导身边最亲近的人

东北最神秘的古老巫术——萨满文化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