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外的一条鱼

栏目:有声 来源:15W 时间:2019-07-17


晚上十点钟就会犯困,在将近凌晨一点左右才会入眠,订了早上六点的闹钟,一天三节课。事实上,我有很多时间去胡思乱想。我想到以后,五十岁,六十岁,总之要跳过年轻的一切。


不否认,我有很奇怪的性格。就单论感情方面,我是指所有与我有关联的人,或许随意拉出旁人来都比我对待他的要好,可即便如此了我也不会担心这份感情要出现什么问题或是谁又能代替了我,我们总是会摊开所有的不满来与对方理个清楚,再见面我们还是那个最好的人,若真是有天我们的关系到了只剩下一串数字可以联系时,就只能说明我们不再适合对方,还是不要打过去了。好的朋友或是恋人,因着有所了解是不会触及到对方底线还落得需要一方舔着脸来拉扯另一方强拼凑一份面目全非的感情的。


于我,所有现状都可以快速投入进去,不为所谓的人事浪费太多情绪,感觉不好的时候,就要停止感觉。我这样的人,似乎太清醒了,就像网外的一条鱼,可是我感知到了一切,难过也是有的。深挖起来,我才是最浪漫主义的小朋友,可惜外表不符也不会有人愿意信。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